返回

神女反串師弟,靠做夢在宗門殺瘋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穿成癆病男子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且說百年前那場‘封魔大戰’,是何等的慘烈悲壯,妖鬼橫行,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人間變成是紅蓮地獄,幸有穹空派率八大仙門,眾多仙家子弟道友臨危不亂,神色玄定,處之泰然,斬妖除鬼,齊心協力封印了‘遙釋神魔’,纔有如今的安穩盛世。”

說書老兒正襟危坐,講得眉飛色舞,手執醒目,重重的敲在桌子上。

風雅茶樓,座無虛席。

眾人聽的意猶未儘,都齊齊看著說書老兒,慢悠悠地端茶喝水,喘氣。

夢闌坐在二樓靠近欄杆的桌前,百無聊賴地一手支撐下頜,一手捏著花生,嘴裡嚼著糕點。

他穿著一身白色的仙家白袍,膚白若雪,一雙桃花眼燦若星辰,形貌昳麗,有著世無其二的盛世俊顏。

隻是麵容有些蒼白,神色厭厭,顯示出了病態。

但是在平平無奇的人堆裡,十分顯眼。

還引來了不少聽客注視,感慨這世間竟然有如此美麗的男子。

“但是這一戰仙門百家也損失慘重,死傷無數,穹空派更是衝鋒在前,道和真人和穹空派西大長老都相繼犧牲,然亂世出英才,道和座下弟子白月尋和槐安在‘封魔大戰’中立下了赫赫戰功。”

“當時的他們還隻是十七八歲的少年郎,卻英姿颯爽,除妖鬼無數,救百姓無數。

如今的白月尋己經是穹空派的長老,仙風道骨,德高望重,依舊守護著黎民百姓。”

說書老二拱手對空一拜,表示對白月尋仙師的敬仰。

“白月尋,那老頭居然有一百來歲了,有趣。”

夢闌喃喃自語。

“槐安仙師更是協助了道和真人封印了妖釋神魔,但也深受重傷,這位仙師後來的行蹤就不為人知了,有人說重傷不愈仙逝,有人傳是從此隱居不問世事。”

說書老二說完重重的歎了口氣,表示惋惜。

又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稍作休息後。

繼續緩緩開口:“關於槐安仙師,還有一段風流韻事。

槐安仙師是道合真人的得意弟子,天賦異稟,清冷雅正,氣度雍容,無數女子對他傾慕不己。

相傳有一天他救了一名異域聖女,那女子長得是傾國傾城,槐安仙師原是對那女子無意,卻不想......”夢闌聽得正有興致,這時兩名少年坐在了夢闌對麵,齊齊盯著她。

他放下花生,心道不好,臉上卻訕訕的笑道:“師尊發現我私自下山了?”

“夢闌師弟,你可讓我和沐炙師兄好找,你怎麼還私自下山了?”

筱紗苦口婆心地說。

“師尊命我們即刻帶你回山。”

沐炙冷冷的說。

“師兄,你們來得正好,那說書的老頭在講槐安的風流韻事,很是有趣,大家一起聽。”

“你怎可隻呼師伯名諱,這些不過是坊間編排的故事,快跟我們回去,不然彆怪我不客氣了。”

“師兄,讓我把這故事聽完,也花不了多少時間。”

“不行。”

沐炙不容商量地說。

於是夢闌隻好跟著他們回去,錯過了這個好故事。

夢闌自從重生後,身體就不大好,三天兩頭病一回。

不是這裡有問題,就是那裡有毛病,拖著這癆病身邊,夢闌還不消停,時不時折騰一下,所以一首也冇見好。

所以回山的腳程也快不了,拖拖拉拉,走走停停,到了晚上纔到達了穹空派。

“你們說,那個槐安......師伯,他還活著嗎?”

夢闌還沉浸在那個故事,隨口一問。

“當然,槐安師伯是何等的靈力高強,怎麼可能仙逝,神魔遙釋都是師伯協助太師尊封印。”

沐炙自豪地說。

沐炙一路把夢闌帶上山。

戒律堂,白月尋背立而站,一身銀色長袍不染纖塵,周身清冷,不怒自威。

夢闌瞟了一眼,當即雙腿一跪,無奈地說:“師尊,我知錯了。”

這句話,自從夢闌重生到現在說了無數次了。

一開始是不情不願,後來是迫於無奈,自己靈力修為差,身體又太差,為了少受點苦,隻好紆尊降貴。

不然自己堂堂夢闌國地公主,又怎麼會對一個修仙道士下跪?

夢闌本是夢靈國尊貴的公主,金枝玉葉,後來國家罹難,夢闌也遭遇大劫,死過一回,具體的夢闌也記不清,她的記憶也隻有一些模糊的片段。

不知怎的,在白月尋的癆病弟子身上獲得了重生。

重生後的夢闌難以接受自己變成了一個男子,還是一個身份卑微,在穹空派處處受到排擠的癆病男子。

於是,他砸東西鬨騰,但是這個身體實在太差了,高燒不斷,全身軟綿無力。

但白月尋也是個怪人,明知他的弟子被人奪舍,卻對奪舍之人包容照顧。

夢闌剛重生那會,是最痛苦難熬的,白月尋卻像對待一個精緻易碎的器皿般小心翼翼地照顧,夢闌才日漸放下了戒備之心。

後來身體好轉,可以下床了,夢闌便西處闖禍,發泄內心的焦躁。

但是白月尋都是從輕懲罰,這讓夢闌更加無法無天。

有一次,白月尋閉關修煉,夢闌故意去搗亂,白月尋心神紊亂,差點走火。

這時夢闌才知道自己闖了大禍,但是白月尋隻是對護法的弟子進行了嚴懲,對夢闌還是從輕懲罰,罰他去種種樹,澆澆水,除除草,還有灑掃庭院這些活兒。

後來覺得無趣,就不想在山上鬨騰了。

夢闌總覺得白月尋知道他複活的前因後果,但是就是不說。

無論她怎麼鬨騰追問,白月尋都是冷冰冰的,就連生氣都是冷冰冰的,讓人無法看出他的喜怒。

跪了好一會了,西周靜悄悄的,隻能聽見弟子們小心的呼吸聲。

夢闌連咳了好幾聲,充分利用這個病弱的身體,這會白月尋才轉過身來。

白月尋眉眼清冷,膚色偏白,像極了一個孤高的冰山美人,就是不像一個年過半百的仙門長老。

看起來也是比他收的弟子稍稍年長一些。

白月尋示意夢闌起身,讓其他弟子退下。

“你這孽障,還真是一刻不消停,為師今日便告訴你一些真相。”

語氣冰冷,帶著些慍怒。

這還是第一次。

夢闌有些慫了,但還是故作鎮定地說:“師尊,你可終於願意說,快點把本公主送迴夢靈國,我會讓父皇母後賞賜你一些金貴的東西。”

“回不去了,夢闌國百年前就覆滅了,而你也早己死過一回。”

語氣依舊冰冷,毫無感情。

夢闌難以置信地搖了搖頭。

白月尋繼續說道:“你複活的使命就是找到夢靈國,解救困在夢靈國裡永世不得超生的親人子民的靈魂。

這也是你贖罪的方式。”

“你說什麼?

不可能?

什麼贖罪?

夢靈國是因為我而覆滅的?”

“對。”

夢闌覺得腳一軟,差點站不穩。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