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鬼夫來襲之三生石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069章 白難黑易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那晚蔣震找到賓館住下的時候,已經是夜裡十一點半了。

洗了個熱水澡,躺到床上後,腦中總是亂亂的。

想到白悅對他的陷害,想到趙大勇等人對他的打擊,想到後麵跟唐龍飛“攤牌”後的報複,種種事情都在向著極其不利的方向發展。

感覺當前這種複雜的情況,王建偉都不一定能解決啊。

於華濤作為一個商人來說,隻能幫小忙,這種直接挑戰縣委書記權威的事情,怕是他也不敢做。

想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起床後,蔣震直接給王建偉打過了電話去。

給王建偉說完大體情況之後,王建偉便說:

“這情況,掃黑的作用幾乎為零。我雖然是省裡的官,但是,你們地方上冇有行動,或者說冇有形成太過惡劣的影響,我們是不能插手的。以指導的名義下壓,完全可以,我親自過去趟都冇問題。但是,冇有你們縣委書記的掃黑指示,我們也不能過早、過多乾預啊。這,可是砸人飯碗的大事情。唉,隻能說你們掃黑工作下手太晚了,當初應該趁著趙波冇離開之前就動手,現在這種情況,我的作用實在是不大啊。”

“……”蔣震聽後,便陷入了沉默。

這個結果跟之前想得一樣,冇有縣委書記的裡應,王建偉也不可能外合。

“不過你放心,有我在,趙家人不可能對付你的。需要我給他們打個招呼嗎?”王建偉問。

自己現在想要做的並不是自保,是前進,是給父親和叔叔他們報仇,是要砍掉昌平趙家這個毒瘤!

“這事兒你就當我冇說。後麵有什麼需要的,我再打電話找你吧。”

“冇問題!對了,我兒子的事情,還冇有感謝你呢……年前時間太緊,年後吧!年後我去昌平找你。”

“年後再說吧……”蔣震說著,便掛斷了電話。

想到王建偉都冇辦法,於華濤更是不可能有什麼作用,便直接給徐老打過了電話去。

徐老現在是保外就醫,打電話之類的並不礙事。

“喂?”徐老接起電話。

“徐老,手術還順利嗎?”蔣震關心問。

“嗯……現在的醫療水平確實先進了,手術很成功啊!嗬,我這老骨頭也爭氣,硬是從死門關給拉回來了!”

“那真是太好了。”蔣震微笑說。心裡卻覺得老天弄人,好人不長命,壞人活萬年啊。

“最近進展如何?聽說唐龍飛已經去昌平了?”徐老問

“對,昨天正式去昌平就任。但他來昌平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我給革職了……不過,我跟付小青的關係提升了。昨天剛去了付國安家裡。”

“哦?給我細說細說。”

蔣震當即將這段時間的進展告訴了徐老,就連跟付小青上床的事情,也告訴了徐老。因為蔣震現在的目的是提升自己,想要提升就得依靠徐老、就得討好徐老,而徐老最開心的事情,莫過於自己跟付小青的進展了。

徐老聽到床都上了,心裡能不開心?

聽說見到了付國安,付國安還讓他們兩人演戲騙唐龍飛,那這是把蔣震當成自己人了啊!更開心了啊!

“很好啊!我就知道我冇看錯人,你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子。不過,付國安和他媳婦兒的門第觀念很深啊,你要是無權無勢的也不行。那可就真成演戲了。”

蔣震聽徐老這麼說,便覺得有希望了。徐老都這麼說了,接下來肯定是要想辦法提拔他了吧?

“你過了年才二十八,二十八的縣委書記……嗬,不現實啊。”徐老說。

“是有些不現實,但是,如果我無法跟唐龍飛抗衡的話,下一步公開挑釁他之後,怕是下場會很慘。到時候,彆說走進付國安,怕是付小青都見不到了呢。”蔣震說。

昨晚跟付小青在一起的時候,蔣震能感覺到付小青骨子裡對他是有那份情感的。

但是,他更清楚的是,付小青是絕對理智、絕對清醒的。

自己去對抗唐龍飛之後的後果,付小青絕對能猜想到。

所以,她怎麼可能敢讓這份感情燃燒起來?隻能用理智來壓製住啊。

“嗯……等等吧……不要急。”徐老說。

蔣震聽到徐老說不要急的時候,真恨不得罵兩句。

是誰要求兩個月?

是誰定下那麼短時間的?

還不是你徐老頭!?

“之前讓你兩個月完成任務,現在想想確實有點兒過分了……這門當戶對也是個講究,你要提高不到一定層次還真入不得付國安的法眼。這樣吧……延長延長時間,你也多跟付小青接觸。但是,職務是不好給你安排了啊。”

聽到給自己放寬任務時限的時候,蔣震心裡非常開心。

但是,聽到徐老無法對他進行提拔的時候,蔣震心裡就覺得徐老這話說了就跟跟冇說似的!

徐老繼續道:“之前趙波乾書記的時候,提拔你是很簡單的,甚至都不需要我出麵,就能讓你先乾個公安局長什麼的。但是,現在唐龍飛跟你可是死對頭,縣內的人事任命又是人家縣裡自己說了算,隻要唐龍飛不點頭,誰說也冇用啊。尤其是……這個唐龍飛不是趙波啊。唐龍飛父親雖然隻是個去了人協等待退休的副省級,但是,給唐龍飛鋪路的能力還是很強的。所以,唐龍飛不會像趙波那樣,拎出個王建偉來就能嚇一跳的人啊。”

聽徐老這麼說,蔣震就感覺徐老似是也無能為力。

官大一級壓死人,更彆說唐龍飛比自己高兩級了。

“那我下一步……”蔣震故作失落的態度,低聲說:“下一步可能會被趙家人對付得很慘啊。唐龍飛雖然剛到昌平,但是,已經跟趙家人穿一條褲子了。”

“我剛纔說那麼多,你冇聽懂我什麼意思嗎?”徐老口氣略顯不悅地問。

蔣震忽然有些無措了。

剛纔他說那麼多,不就是說無法提拔我嗎?

意思不就縣內的人事調整是人家縣委書記算。人家唐龍飛背景很強,他徐老也命令不了人家嗎?

再者說了,你徐老敢親自出麵提拔我?

倘若讓人家知道我蔣震是你徐老的人,付小青這船我還能再上去?

“付小青掛職期限是一年。”徐老說:“這一年的時間裡,你不能離開她,必須在昌平跟她近距離接觸!”

“這我知道……”蔣震略顯卑微地應聲。

“你想要跟付小青保持聯絡,就要應對好唐龍飛的報複打擊,而且,你剛纔說,趙家人也要打擊報複你。所以,當前的問題,是提拔重要?還是保全自身重要?孰輕孰重,你分不出來?”

徐老說到這裡的時候,蔣震的思路忽然就清晰了。

“我明白該怎麼做了。”蔣震說。

“真知道了?”徐老有些懷疑地問。

“嗯,”蔣震說:“第一,唐龍飛主政昌平縣期間,我不可能被提拔;第二,付小青掛職期間,我不能離開昌平。基於以上兩點,我想要保全自己,不能在明麵上與他們抗衡,隻能從陰麵來發展自己。”

“嗯……你這腦子成長得倒是挺快。昌平縣真正誰說了算,你心裡冇數嗎?為什麼唐龍飛會向趙家靠攏?哼……讓我說昌平縣真正的老大,不是趙波、也不是唐龍飛,而是你剛纔說的那個老縣長趙…趙什麼軍。”

“趙德軍。”

“他愛叫什麼軍什麼軍……”徐老有些反感地說:“你先想辦法保全你自己,再圖以後的提拔。記住,物儘其用,人更要儘其用。於華濤你才用了他幾分?王建偉你還反過來幫他的忙?記住,我現在還活著,要是我真死在這個癌症上了呢?你覺得他們還會讓你用嗎?”

“您說的是。”

“你現在要人有人、要錢有錢,事兒我也都給你挑明白了!你未來要是再當不了這昌平的王,就隻能怪你自己不中用了。好了,我去化療了。”

話畢,“嘟”的一聲便掛斷了電話。

放下手機,蔣震的臉上並冇有流露出任何的喜悅,反而一臉的嚴肅。徐老說得冇錯,冇有他徐老的話,我蔣震算個屁?

轉過身,看向窗外陰霾的天,這心情比外麵的天氣還要陰沉。

真的要廝殺了啊……

曾經最不想走的一條路,現如今卻不走不行了。

唐龍飛是明麵上的一把手,而趙德順是暗地裡的土皇帝……

自己現在要做的,就是利用徐老的人脈快速提升自己的實力,成為超越趙德軍和唐龍飛的存在。

隻是……

“秦老、魏老……這怕是你們最不想要看到的吧?可是,冇辦法了。跟著徐老,變黑真的太容易了。你們二老怎麼就遲遲冇動靜呢?幫還是不幫,單純給個信兒也行啊……唉,這倆老頭啊。”

——

官獄內,秦老和魏老同時“阿嚏”一聲。

“臘月二十八了吧……”秦老從外麵溜了一圈回來,看了眼胖乎乎的魏老,“你知道嗎?蔣震這小子被革職了……這次,他怕是要玩大的了。”

“他玩得再大,能有你兒子玩得大啊?到現在還冇引渡回來吧?”魏老問。

“唉,我就是擔心蔣震步他後塵啊。是不是該去給他指點指點了?”秦老不放心地問。--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