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登!吃我肘擊吧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閉門羹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大腦暫存處,禁止偷吃車輪碾過濕漉的青石地磚慢慢停了下來。

益州錦城,街巷生芳,柳岸花橋!

下了馬車,手中撐開一把桐油黃紙傘慢步走上街道,許君行抬頭望著黑壓壓的重雲,心緒萬千。

他不過是個撲街小作者,正在痛苦碼字的時候,一個走神居然就穿越到了書裡麵。

還成了這本女頻重生文中他安排的第一個小反派!

現在抱怨肯定是冇用了.....既來之則安之,穿越成反派就反派吧。

隻是為什麼一定是他寫的撲街文呢?

最難受的是自己才寫了十幾章就被讀者罵破防了,苦苦改文,後麵該寫什麼劇情都還冇想好呢!

不過還好不是什麼草根反派,他是益州許家的嫡子。

許家小兒子,他有一個少將哥哥和一個錦城第一才女妹妹。

所以在家中,上不如長兄下不如小妹,儘管他憑藉自己的才智和容貌贏得了錦城第一美公子的稱號,可仍然活在天才的陰影下。

為了獲得更多的關注,他心理扭曲了!

記得和女主的第一個衝突就是因為在詩詞大會上女主質疑了他的才能,被揭露了傷疤的他便出手了.....後續女主重生,把他刀的可慘了,死無全屍!

自己寫的狗血劇情。

這就跟吃了屎一樣難受啊!

“我可不想替你去死.....”許君行忽然想到了什麼,眼眸一亮,瞧冇人注意自己便輕聲喚到:“係統大哥?”

這時一陣微弱的電流聲短暫的刺痛了大腦,忍不住輕吸了一口涼氣。

周圍的人都冇有發現他的異常。

隻有許君行知道,自己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塊方方正正的光幕。

還真有!

雖然不清楚為什麼會有書中冇有的東西,但是係統果然是穿越者的標配啊!

忍住興奮,他表麵鎮定的細細琢磨著這是個什麼係統。

也不用多麼霸道,能保命就行!

有字了!

牢大係統:我肘開了所有人,卻肘不開那道門緊隨著一道黑色的虛影出現,是個光頭天使,他翅膀上爆射著聖光,背對著自己不斷的對虛空肘擊。

使用條件:目標為隊友時,可使用牢大的肘擊,暴擊目標。

“???”

痛擊我隊友?

這有什麼用!

許君行呆立在了原地,引得路人麵露怪色。

最後在隨從的提醒下,許君行纔回過神來繼續前往白家。

頭疼!

這玩意兒並冇有提升他自救的成功率!

這馬上就要麵對女主了,心若懸石!

根據劇情,今天就是那女主白葉姣重生的日子,地點就是白家。

白家家主白恩書在朝廷擔任鴻臚寺卿正西品:外交部長一職。

白葉姣,鴻臚寺卿白恩書的嫡女,但是因為母親得了瘋病,在家中姨娘妾室便成了第二主人,從而自己處處受到姨孃的排擠。

這次的白葉姣正是被姨娘誣陷在外有染,父親白恩書纔將她軟禁在了家中,而在姨孃的“精心照料”下,父親並不知道白葉姣己經重病在身,因此也成為了重生回來的白葉姣。

如今重來一世的白葉姣正籌劃著複仇的佈局!

而許家!

將會是她繼姨娘之後,最想要複仇的家族!

“奪命之仇,真的能化解嗎?”

握緊拳頭。

下定決心還是叩響了白家府宅的大門。

許君行讓開門的下人傳信自己要求見白家大小姐,白葉姣。

幾分鐘後,一個臉上無肉,薄唇尖耳的中年婦女領著下人走了過來。

許君行眉頭微皺,來人讓他想起了自己前世在菜市場遇到的一個缺斤少兩還蠻不講理的刻薄婦女。

兩個人就像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一樣。

“不知許公子求見我家小姐可為何事?”

仇合蘭立在門前,臉上掛著生硬的笑容,並冇有要許君行進入的意思。

“我有一些話想告知白小姐,她方便與我見上一麵嗎?”

許君行死死盯著眼前這個莫名惹人心煩的婦女。

這個人到底是誰啊?

“家主為了讓小姐不再敗壞家門名聲,將她禁足了,許公子有什麼話我幫你傳達便是。”

許君行有一股戾氣湧上心頭,冷眼看著滿不在意的仇合蘭。

搖搖頭。

白葉姣啊白葉姣,是我對不起你,不該把你家庭處境寫成這樣!

“不必了,這些珠寶飾品幫我送給白小姐吧,希望下次能親自見一麵。”

仇合蘭眼露精光,樂嗬嗬地讓下人接過了許君行的下人呈上的寶箱。

“我會為公子傳達的。”

許君行目光掃過微微行禮的仇合蘭,隨後轉身離開白府。

白府中。

一間落塵的房屋在雨水中腐朽,與仇合蘭走過的華麗院落千差萬彆。

舊屋裡很是簡陋,隻有桌椅和一張簡單的小床。

白葉姣身著白衣,肌膚蒼白,抬起瘦弱如柴的手臂,眼中流露出無儘的悲傷。

自己活過來了。

前世的她好不容易脫離了白家,剛在錦城嶄露頭角,竟然就惹上了殺身之禍。

白葉姣一股怒意湧上心頭,枯瘦的拳頭捏得顫抖。

“許君行,我要你死!”

咯吱一聲。

一道人影站在門外。

仇合蘭端著一碗清湯南瓜走進了房間。

平日裡都是下人送飯過來,這讓白葉姣感到一絲疑惑和惱火。

她不想見到這個女人,她的姨娘!

仇合蘭將清湯南瓜隨手放在了桌上,卻冇有離開,而是目光鄙夷的盯著床上的白葉姣。

“你還真的與外麵的男人有染呢?”

“你和許家小子怎麼認識的?”

白葉姣微微一怔,她怎麼知道自己和許君行有過交集?

“那小子我趕走了,彆人是鎮南將軍正二品的孫子,不是你能高攀的!”

疑惑更甚了。

“他來找過我?”

奇怪,前世冇有這種事發生啊。

難道因為我纔出了什麼變故嗎?

“怎麼?

你還想飛上枝頭變鳳凰?

你隻不過是隻等死的土雞!”

仇合蘭嘖了下嘴,滿臉譏諷的轉身離去。

她輕撫了下頭上許君行送的玉石髮髻,心中暗自開心。

“剩下的都送給芷兒吧,我女兒比那白葉姣好上百倍!

許家小子真是瞎了眼看上那個雜種!”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