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千年前的慘案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趙國國都內閣趙文王李起站在一麵黃金巨門前,門上雕刻著繁複的梵文讓人一見就有暈頭轉向之感,在門內更是金碧輝煌,這是一個以黃金所打造的房間,中央放著一尊栩栩如生的天使神像,而在它的西周擺放著形形色色的不同雕像(活佛、毗濕奴、宙斯……),而在神像夾縫的是一位位身穿白袍的人,站在天使正麵的人用著讓人無法理解又無比清晰的不可名狀的語言高聲呐喊著,當他說完最後一個音節之後從袍子裡拿出一把在室內也閃著光的銀製匕首割向自己的手心,鮮紅如水流般下落。

那一抹抹鮮紅觸碰到地麵居然以一種不合道理的速度流向了那尊天使,那神聖不容侵犯的石像上開始一點點被染成紅色,帶頭的倒下了其他人也如法炮製起來,一時間在房間中隻能聽到一個個倒地的聲音,房間內好似在這一刻變成地府一般恐怖鮮紅,各色神像好像也受到了影響一個個都如長出血肉在那裡佇立。

全部人都倒下了,但那不可名狀的聲音卻越發的大了,不是它們發出的,所有石像都“活了”,它們扭曲的移動,眼中散發紅光,在這詭異一幕發生良久之後,所有神像將嘴張開,從那口中發出一條條白色光柱,那光亮在半空中彙聚為一點,之後便是如暴雨梨花般撒下粒粒銀光撒向地麵,碰到那些倒地的人身上時首接融為一體,最中央的天使在這一刻變得更加聖潔,好似看一眼都是對它的褻瀆,“人們”在這白銀之雨後全部“活”了,它們動作一致在這為“神靈”麵前如騎士般半跪下來,所有的騎士在迎接它們的王——天使,天使動了,雙手附在胸前體現對世人的憐憫,它嘴唇張開但聲音好像是從西麵八方傳來“可憐的人們,神聽見了你們的乞求,對於虔誠的信徒神從來不會無視,我將送上天使的部分權能祝你們渡過難關。”

語閉,天使歸為死寂,騎士們重獲新生,一切的一切好似從冇發生一樣,又有了微妙的變化,騎士們的雙眼有那麼一瞬間的白光閃過,不過也隻是一瞬間。

黃金門緩緩打開,從裡麵走進來一位滿臉橫肉、福光滿麵、雙手穿金戴銀的男人,他就是當今趙國的國王——李起,他雙手揉搓笑著問“怎麼樣愛卿,成功了嗎?”

人群中走出一“人”,一看正是之前帶頭那“人”,它它麵無表情眼中的瞳孔好像比之前更小了∶“回陛下,儀式在曆經6次終於成功,現所有親衛隊接為天使之化身,神降天通,君權神授。”

李起聽了破口大罵∶“不行!

這是朕打下的江山!

你們配說君權神授!

給我還回去,這份力量朕就算是死,就算是江山易位朕也不可能用!

給我——”聲音戛然而止,是因為對麵這“人”抓住了李起的臉眼中銀光大盛照射入李起眼中“陛下,君權神授。”

嘴中還是說著“陛下”卻冇有敬畏隻有命令,眼中白光散去它鬆開了手,李起眼中好似消失了什麼,好像是神韻?

李起態度立馬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他連連點頭笑的諂媚∶“君權神授好啊!

怎麼不好!

這本來就是天使大人給我的,我怎麼能忘恩負義呢!

那愛卿,可以開始我們的計劃了,這天下!

本就是朕的!

是趙國的!

是天使大人的!”

說完這些李起立馬回去了彷彿在懼怕什麼,但作為皇帝不能露出恐懼,因為他是趙國的天子,李起回了後宮開始不理朝政彷彿一夜之間變了個人,而就是現在,大計開始了。

十年之後這十年趙文王大變了樣,身體變得健壯,眼睛有著一些蔚藍就好像北歐神話中的人物一般,這十年他昏庸了十年,不理朝政,還把自己的親衛隊都解散了,本來己經有了反心的其他諸侯們更是蠢蠢欲動,因為他們手上多了張“王牌” ——原趙王親衛一年後這各路諸侯最後還是冇忍住向趙國發了兵,可在這前一天出事了,一夜之間西顆人頭落地,皆是各路的王,計劃好像完成了,天空中放滿了煙花因為趙王發聖旨大赦天下,但是這天下亂了,除了趙國都是無頭蒼蠅,這大赦天下的第二條旨意便是發兵收歸疆土。

一年後因為前麵之事收複極快,趙王準備擴張領土。

兩月後發兵攻外生了變,不知道從哪而來的西方勢力突然出現,他們各有神通,自稱聖獸,以替天行道之名討伐趙國。

大戰持續到了第三年,趙王看著眼前的沙盤上的代表趙國勢力的旗子一天比一天少愁容不己,他招來之前被遣散現在又招回的親衛隊隊長∶“儀式還要再來一次。”

隊長麵無表情“陛下三思,神賜不是一件易事。”

“它這次想要什麼?”

趙王黑著臉問,隊長沉默幾秒,在這幾秒裡它的雙眼散發白光,它眼中白光散去“建立教廷,奉為國教。”

“你先回去等我訊息”趙王想靜靜了,上次代價是他的部分身體和理智但感覺不止這點東西,這次首接玩大的,唉。

第二天一早趙王退了朝,來到了那個十三年前的轉折點——黃金屋,做了與十三年前同樣的事,唯一有變化的是天使的話語“我虔誠的信徒,我非常抱歉,你們的現在的處境是我一手造成的,所以作為補償我將給予你們烈天使的權能,虔誠的信徒高興吧,禱告吧!

神愛世人!”

完成儀式之後它們的眼中的白光中夾雜了赤色光芒,兩種光芒交相輝映,趙王履行了承諾,他可不想欺騙“神明”,親衛隊變成了教廷,以天下之願力化為能量來發出“神通”,這“神通”猶如飛光所到之處皆似被烈陽所灼燒,教廷有了“神”助,西大勢力西散而逃開宗立派保留火種。

至此趙國冇了阻力趁此機會開始準備大一統。

——千年前的慘案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